第五轮六方会谈日期未定 轻水反应堆问题最棘手

2019-03-31 09:40栏目:军事术语

  有关朝鲜半岛核问题的第五轮六方会谈举行在即,但是,截至记者发稿时,有关六方会谈的具体议题和具体日期仍然没有最后确定,中国与日本就此问题的接触可能在很有限的范围内进行,第五轮会谈最棘手的问题将是轻水反应堆问题。这是本报记者独家采访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两位匿名资深人士、朝鲜半岛问题学者等多个渠道后获悉的。

  今天上午,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送走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之后,匆匆赶到“东亚合作联合研究大会”现场。在大会致词时,武大伟丝毫没有提及六方会谈、中日关系等敏感问题。会后,在记者紧追不舍的情况下,武大伟说,六方会谈肯定是在11月上旬举行,各方正在就此进行沟通。但是,武大伟并没有透露具体日期。

  10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孔泉说,第五轮六方会谈如期召开没有困难,但具体日期各方还没有最后确认,中方正与各方密切磋商。有匿名消息灵通人士对本报记者确认,到目前为止,有关六方会谈的具体议题和具体日期确实都还没有落实下来,中国新任朝鲜半岛事务大使李滨仍在有关国家访问,就具体问题进行磋商。与此同时,对于李滨是否会去日本就六方会谈进行接触,有关人士说,李滨有可能去,但是,也有可能选派其他比较合适的官员去日本沟通。

  与此同时,中国国家主席刚刚从朝鲜访问回来,有分析人士指出,访朝在此问题上的具体成果还需要作进一步的评估。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王家瑞今天在北京回答记者提问时也并没有透露相关内容,只是说,中方将同朝方以及有关方面共同努力,落实共同声明提出的总体目标,“推动第五轮六方会谈取得新进展”。对于“新进展”究竟包含哪些内容,王家瑞没有详细阐述。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专门研究朝鲜半岛事务的学者李军认为,去朝鲜这一行动本身就是正面消息,尽管去朝鲜更侧重两国的双边关系,但是,朝鲜半岛无核化肯定是要谈的。李军还认为,中朝双方肯定都是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讨论问题。

  对于美国等国家高度期待的访朝成果,李军说,美国对中国在此问题上一直有非常高的期待,恨不能把所有的包袱都卸给中国,但是,美方对中国的高度期待也实际上成为中国的一种压力。

  对于西方一直争论不休的“中国对朝鲜究竟有多大的影响力”问题,李军认为,这个问题应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也就是说,在朝鲜对外政策中的中国因素有多大,中国的作用才会有多大,也就是说,朝鲜对中国有多看重,中国的作用就会有多大。当然,李军说,朝鲜是非常重视与中国的关系的,朝鲜有时不想参加谈判也并不是因为中国,主要症结还是在美国。

  那么,新一轮会谈的具体议题又会包括哪些内容?武大伟副部长并没有直接回答本报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而是重申,新一轮会谈将落实上一轮会谈达成的内容。今年9月19日六方达成的共识一共有六项:一、以和平方式、可核查地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二、根据《联合国宪章》等处理相互关系;三、促进能源、贸易及投资领域的经济合作;四、共同致力于东北亚地区的持久和平与稳定;五、根据“承诺对承诺、行动对行动”原则,采取协调一致步骤,分阶段落实上述共识。六、2005年11月上旬在北京举行第五轮六方会谈。

  此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金灿荣教授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新一轮会谈会比以往更加困难。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李军认为,第五轮会谈最棘手的问题将是轻水反应堆问题。李军说,上一轮会谈确定了比较好的框架,但是,本次会谈争议最大的应该是有关美国是否向朝鲜提供轻水反应堆的问题。就在上一轮会谈结束的次日,美国和朝鲜各自发表了看似南辕北辙的声明,这是六方会谈的主要症结所在。

  另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也分析说,美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首先,美国愿意不愿意提供反应堆;其次,如果愿意,建一个反应堆需要七八年的时间,朝鲜是否等得及?其三,朝鲜现在让步的可能性比较小,球已经踢到了美国一边,甚至也可以说,是美国人自己又把球踢给了自己。

  李军认为,反应堆问题还反映出两个老问题:首先,美国仍然坚持采取严格的方式进行核查;其次,两国长期的对峙与互不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