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军90周年 军事题材好书不可错过

2019-04-02 13:29栏目:人物

  观看直播的很多网友表示,沙场点兵,看得热血沸腾。阅兵式上展示的我军各式装备更是令网友大呼过瘾。

  主要讲述了以梁大牙、陈墨涵为代表的一代人,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直至新时期的生命历程,如实描绘出了自20世纪30年代开始的近半个世纪复杂多变而又跌宕起伏的革命历史,塑造了一批性格鲜活、可敬可感的平凡英雄的故事。

  在最得意的时候想想曾经有过的不得意,在最不得意的时候想想曾经有过的得意,心态就永远不会失衡。这里面蕴含着卓越的政治智慧和人生哲学。

  梁必达这个人粗中有细,该智慧的时候智慧,该坦率的时候坦率,智慧的坦率和坦率的智慧,结合起来,恰到好处,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在任何困难和灾难前,像士兵一样突击,像许三多一样不抛弃不放弃,这真的不是一部小说,它是哲学、是人生,是我们成长的历史。

  每一位读者都能在许三多身上找到自己的一些影子。因为他的笨,让全连人受累;因为他的认真,让全连为之感动;因为他的执着,让全团战士为之骄傲。他没有忘记军人的职责,在种种困厄和磨难中百炼成钢。

  1964年生于吉林,当代著名作家,中国编剧作家富豪榜上榜编剧。现为作家、编剧、影视制作人。

  1981年石钟山入伍,先后在空军雷达兵、航空兵及总后某院校工作16年,他创作的反映部队老军人情感经历以及家庭生活的“父亲”系列小说,被改编为电视剧《激情燃烧的岁月》、《军歌嘹亮》、《幸福像花儿一样》、《玫瑰绽放的年代》等,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征服广大观众。

  你成了我心里的一块心病,影响着我的人生,影响着我对未来生活的判断。——《激情燃烧的岁月》

  我三十岁之前根本不谈恋爱,四十岁以后再考虑婚姻。你想,那时候呢您也七老八十了,再给你找个保姆好好伺候你。——《幸福像花儿一样》

  中国总被一些国家冠以“强国”之称,但中国真的成超级大国了吗?金一南将军认为:“古今中外,任何一个能够被称为强国的国家,没有一个是还处于分裂状态的。”

  中国虽然称不上“强国”,却是一个真正的“大国”,所以我们要学会大国之间的游戏规则,营造自己的安全范围。

  金一南将军钻研国家安全战略几十年来,对当今世界军事发展趋势观察入微,观点独到,被誉为“高层智囊”“桅杆上的瞭望者”。

  在了解和研究中,我越加感到中国革命的胜利不是来自神的赋予,而是来自人的奋斗。不是来自天赐机缘,而是来自千千万万人的英勇献身。

  本书是一部现实军事题材原创力作。军旅作家张子影追随中国空军试飞员队伍十六载,亲见这个英雄群体投身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火热实践。

  以纪实手法,浓墨重彩地记录塑造这群为国铸剑、追梦蓝天的铁血精英,揭秘中国几代新型战机试飞的内幕。

  深刻诠释了“忠诚、无畏、精飞”的试飞精神,丰富拓展了强国强军梦的深厚内涵,充分体现了歌唱祖国、礼赞英雄的时代主题。

  通往梦想的征途从来不是平坦的,莱特兄弟首飞 后损失的只是飞机,冯如献出的却是生命。

  冯如一直活着。他不仅活在美国的草地上,更活 在所有仰望天空心怀梦想的人心中。

  正是通过一次次的试飞实践,那些天才的灵感、奇妙的设想、宏伟的蓝图和各种千变万化的零部件,才能真正化为飞翔的翅膀。

  作者追忆了自己跟着党走过的几个伟大的战略阶段,以及在此过程中与领导、同志、朋友一起经历的往事。

  其中一些涉及党的历史上重大事件,例如陕北革命斗争、土地改革运动、平反冤假错案、处理西北历史问题、改革开放初期的干部人事工作、扶贫工作等等。

  作为这些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作者在书中记述了自己的所见所闻,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我进入中南海时,正当中央和调动千军万马,进行“抗美援朝”“三反五反”等战略行动。他们奋力操劳,夙夜为公,赤诚为民,辛劳备至,使我敬仰不已。

  的伟大很重要的因素之一是他热爱读书。在丰泽园住处的五个书架上的书,几乎都有他的批签。

  有晚上工作的习惯。平时是下午四点开始工作,次日上午十点休息。身边人员感动地叫他“毛公”,意思是人民的好长工。

  从历届获得茅盾文学奖的作品看,除了第五届,每届都有一部军事题材(或军队作家)的作品,第六届时达到顶峰,徐贵祥的《历史的天空》和柳建伟的《英雄时代》两部作品获奖。

  然而,第八届茅盾文学奖,军队作家的作品表现非常弱势,惟一进入提名的是歌兑的《坼裂》,但作者也并非“专业选手”。第九届茅奖也没有军旅作品。

  军旅作家周大新将军旅小说分为三类:一类是战争小说,直接表现战争,历史上的战争、边界战争、自卫反击战。一类是和平年代的军营生活——这是难写的,要写出跟同行、前辈不同的作品很难,这也是他不轻易去写的原因。还有一类是军事科幻小说,对未来的战争样式进行想象的小说。他认为,军旅小说要发展,文学界应该给予作品更大的宽容度,应给作家更大的空间和自由。对作家来说,要发现新的题材领域、发现新的人物、讲述新的故事。凡是别人讲过的,似曾相识的人物故事,都不应出现在自己作品中。当下军旅题材作品,相似的东西太多。“似曾相识”是创作大忌。

  “老一代也有史诗性的作品,像《踏平东海万顷浪》《欧阳海之歌》《红日》……只是意识形态色彩较浓,因此得不到国际上的认可。”作家项小米说。

  评论家朱向前发现,与在茅盾文学奖中军旅作家获奖作品比例构成极大反差的是,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评选中,获奖作家中军旅作家不但各奖项中均有斩获,且在报告文学、诗歌、短篇小说等各类题材评选中名次靠前。比如《解放大西南》是82岁的军旅作家彭荆风凝聚12年心血之作,王宗仁写西藏题材的《藏地兵书》、刘立云的诗歌、李鸣生的《震中在人心》、陆颖墨的《海军往事》都是各自领域最有代表性的。那么,究竟是何原因,使军旅文学中的长篇显得相对势弱?

  20世纪90年代中期到世纪之交,由于市场经济的拉动,部队主力小说家涉足影视,纷纷下海,朱苏进笔下的和平时期军人形象和朱秀海的战争文学,堪称当代军旅文学中的两座高峰,但他们都走上影视剧创作的路。长篇小说的影视化,对军旅小说的发展是严重的挫伤,这使作家离茅奖越来越远。

  影视是把双刃剑,小说创作是包括影视剧在内的其他文学形式创作的重要基础,很多优秀的小说家,因为从事电视剧编剧,在小说创作中渐行渐远。从正面来说,优秀的军旅作家从事电视剧创作提升了中国电视剧的品质,作家也名利双收,然而这一转变却对作家有着看不见的腐蚀作用,潜在影响了文学的推进。

  作家王树增不大同意“军旅文学”这个词,他认为文学不该以行业分类。“文学就是文学,文学是人学。不管穿什么制服,写的还是人。还有一条,从人类的进步史上看,和战争有关的文学作品,占有很大篇幅。战争行为作为人类的极端行为,写出了人的状态、人的命运的极端状态,战争和苦难是文学取之不尽的题材,我们的军旅文学有广阔天地。但是,这类题材没有经典,原因是没把作品当人来写。就像文学概论把文学按行业区分,我们的作家把文学意义上的人,分了类型了。这种人为地把人物以类型区分,是文学一大通病。”王树增认为,军事文学或军旅文学,通病格外突出。我们还没有寻找到文学创作一个最根本的出发点。这个出发点就是优秀文学作品永远写人类共通的情感。优秀文学作品之所以在全世界受到欢迎,根本原因是传达了人类共享的精神财富。

  评论家汪守德表示,尽管没有大红大紫的作品,但现在的军事题材作品总体质量还不错,很多作品能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歌兑的《坼裂》(解放军文艺出版社)、乔信明、于玲的《掩不住的阳光》(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李燕子的《咆哮的鸭绿江》(解放军文艺出版社)、李亚的《流芳记》(作家出版社)、张慧敏的《回家》(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王凯的《全金属青春》(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等。再比如,前几年热播的连续剧《亮剑》,虽然这是一个影视作品带动文学作品的典型,但的确得到了很多人的认可。对于很多文学作家的“改行”,他说,“很多作家写剧本,这是时代的选择,我们不能说不好,更不能说不让人家写,如果单从文学角度看,会有些遗憾,但能促进影视的发展,这对国家整个文艺的发展也是有利的。”

  该思考如何写出大作品“我20岁当兵,在部队26年,在我的中、短篇里,有相当一部分是军事文学,写军营的生活。我对中国的军事文学现状有自己的看法,它几乎是落后得不可思议。军事文学的文学资源是前苏联文学,可几十年过去,我们至今没有超过前苏联的军事文学。”作家阎连科说,前苏联的军事文学本身也没有很高的文学境界,也是一种模式的写作。把中国的军事文学放到世界文学里,不值得一谈。他曾经下决心一定要尝试写一部军事文学作品,“因为我当了26年兵,对军营、对战争有自己的感受,我相信自己的写作,会和整个军事文学有很大的差别。”

  军旅作家柳建伟说,近年的军旅纪实类和军史报告文学类的作品很多,出现了不少的优秀作品,比如张珊珍的《建党伟业》(人民日报出版社)、朱秀海的《音乐会》(作家出版社)、何建明的《忠诚与背叛——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红岩》(重庆出版社)、王旭峰的《主义之花》(浙江出版联合集团)等,这些书都很有特点,影响力也非常大。同时,柳建伟也表示,“目前军事文学创作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相比数量少,而且亮点不多,这是一个问题。”不过,柳建伟对于未来还是很有信心:“从以往经验来看,军事题材的图书发展呈波浪式前进,很快就能到达新的高峰。”据《工人日报》

  如果没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没有中国诞生,没有八一“南昌起义”,没有二万五千里长征,我们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如果没有这一切,我们可能至今还得按照别人的喜好选择,还得看着别人的眼色行事,就像鲁迅描绘的阿Q和嘲讽的贾桂,至今无法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如果没有这一切,从湖南湘潭走出来的,从四川仪陇走出来的朱德,从江苏淮安走出来的周恩来,生命轨迹也会向其他方向延伸。他们可能务农、经商、执教、从政,平平淡淡直到生命的终结。

  但是有了这一切,在面临三千年未有之变局、三千年未有之强敌、民族命运空前危急的时刻,一批又一批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空前奋起。他们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救国救民的行列之中,随之也就失去了务农、经商、执教、从政的可能。最终成为震惊中外的革命者,集建党、建军、建国之誉于一身,成为新中国空前的民族英雄。

  中国领导的中国革命给中华民族带来了空前的洗礼。这一洗礼不仅是精神的,也是物质的;不仅是政治的,也是经济的。中国人民不但站了起来,而且也富了起来。今天这一现实,让“社会主义不能消灭贫困,只能使贫困普遍化”的西方经典论断黯然失色。今天的中国人,不论是国家拥有的财富还是个人拥有的财富,皆为五千年历史中前所未有的。“中国模式”正成为全球议论的话题。

  这样的时代,能说不是大时代吗?大时代提供了大作品产生的客观条件。剩下的就是主观条件了,能否真正地感受它、领悟它、描绘它、表现它。奥地利学者斯蒂芬?茨威格说:“历史是真正的诗人和戏剧家,任何一个作家都不要想去超过它。”

  中国在高速发展,社会在日益进步,一代代人在迅速成长。一位战友曾说:“要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的位置、我们的工作都要转让给今天的80后和90后,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在这个过程中,能不能把我党、我军历史上那些最有价值的部分、最有感召力的部分,最能凝聚我们党、凝聚我们国家、凝聚我们民族的强大精神元素传下去,使我们的事业永葆青春活力,是我们今天这一代人的责任。”他说出了我们的心声。

  您可以朗读本期品读栏目文章,或者自选作品朗读,并录制成音频,发送给我们,本报将在进行筛选后在情感倾诉公众号上择优展示。

  我们的期望是,让更多的家庭分享到优质的声音,同时让更多有价值的文学作品滋润心灵。

  注:本次征集为公益性活动,仅用于本栏目公号读者倾听分享,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华商晨报记者 高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