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扫千军如卷席 ——解放海南岛战役实录

2019-04-27 22:19栏目:战役

  4 月 17 日凌晨,渡海作战兵团第一梯队突破了守军的海上封锁,到达临高角、海口以北的海面,突然遭军阻击,当船队距海岸边五六十米时,先头船上的勇士们纷纷跳入齐胸的海水,朝陆地冲去,在琼崖纵队第一、三总队和第四十、四十三军的先遣登陆部队的接应下,两路军分别在指定...

  渡海作战兵团先遣偷渡部队胜利登陆后,海南岛的军大为恐慌,坚守海南的决心开始动摇。为集中主力阻止渡海作战兵团大部队渡海 登陆,薛岳下令停止对琼崖纵队的“清剿”,并调整部署,将战役机动兵力五个师及六个团集中于嘉积和海口地区,担负琼北地区二百千米地段的守备任务;海军第三舰队主力集中于海峡正面,加强巡逻封锁;空军每天出动两到三次,监视并轰炸渡海作战兵团的船队,阻止我军继续渡海登陆。

  3月 20日,邓华率渡海作战兵团指挥所到达雷州半岛,了解第四十、四十三军渡海作战的准备情况。4月 8日,邓华致电、邓子恢、谭政、赵尔陆并中共,提出如下设想:“第二批登陆成功,证明只要我们有足够的船只,充分的准备,很好地利用风潮,在岛上部队的接应下,是可以在正面从任何一处强渡登陆的”,“目前敌人正在加强海防,今后登陆不论部队大小,均需付打兵舰和登陆突破的代价,部队小则损伤大,上去还要跑反,且更刺激敌人。故今后只要我们主客观条件(主要是船只、领航人员、风潮等)有可能,则每批登陆以较大部队(一个师以上)为合算和有利”,建议“组织六至七个团的兵力,争取于谷雨前后,在花场和临高以北地区强行登陆”。9日,第四野战军领导同意邓华的建议,并于 11日致电报告中共和。

  4月 10日,邓华主持召开渡海作战兵团军以上干部会议,就集中第四十、四十三军的主力从海峡正面实行大规模渡海作战问题做出部署。

  渡海主力部队分为第一、第二两个梯队。第一梯队分西东两路军,以第四十军一一九师全部、一一八师三五四团及三五三团两个营、一二〇师三五八团为西路军,以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三八二、三八三团(缺第一营)

  和三八四团一个营为东路军,两路军总兵力约两万五千人;登陆场以临高县马袅港为分界线,以西属第四十军,以东属第四十三军;两路军于 4月13日前准备完毕,分别集结于雷州半岛鲤鱼港东西一线,待命起渡。第四十三军指挥所率一二七师三八〇团和三八一团两个营,一二八师三八四团两个营,一二九师三八五、三八六团为第二梯队,共约两万人,随第一梯队跟进,登陆后协同第一梯队歼灭岛上守军。

  琼崖纵队第一总队和第四十军两次先遣偷渡登陆部队,进到临高以北接应西路军登陆;琼崖纵队第三总队主力和第四十三军先遣偷渡登陆部队,一部进至澄迈、临高、儋县,钳制琼西军北援部队,接应东路军登陆,另一部配合琼崖纵队独立团,进至定安、琼山、文昌地区,破桥断路,阻止守军南逃;琼崖纵队第五总队五团在昌感县和崖县坚持斗争,第四、六团开进儋县、王五、排蒲地区佯攻,迷惑守军,打乱其作战部署,动摇敌之军心。

  根据作战部署,邓华要求东西两路军在预定地点登陆后,首先应迅速占领海岸滩头阵地,并乘守军混乱之机,在岛上接应部队的配合下积极发动进攻,在运动中歼灭海南防卫总司令部部署于海岸一线的有生力量,保障后续部队在短时间内渡过海峡。然后再由第四十军包围加来之军第六十四军指挥机关,以吸引援军,在运动中加以歼灭; 由第四十三军迅速向澄迈急进,包围分割第六十二军军部,以吸引守军来援,求得在运动中歼其有生力量。

  4 月 16 日下午,渡海作战兵团根据中共和批准的作战部署,实施大规模渡海登陆作战。这一天,东风拂面,平潮伏流,是南渡琼州海峡的理想时机。渡海作战兵团第一梯队共两万五千余人,隐蔽开进 到各起渡场。19时 30分,第一梯队三百五十只木帆船和少数机帆船,分为东路、西路编队,从雷州半岛南端各港湾同时起锚,浩浩荡荡向海南岛进发。

  但渡海部队刚离岸八海里时,便遇到军的巡逻飞机。海空忽然亮起一串串耀眼的照明弹,船队被巡逻飞机发现了,当即遭到轰炸和扫射。有的帆船船舷被打穿,海水直往船舱里灌。渡海勇士毫无惧色,有 的用机枪、步枪向俯冲扫射的敌机还击;有的分工给漏水的战船排水、堵漏,确保战船继续前进。下半夜,船队再次遭军舰的攻击。在编队两 侧的护航火力船队迅速展开,开足马力,迂回到军舰侧后,然后快速接近军舰,利用军舰的火力死角,充分发挥“土炮艇”上各种火器的近战威力,对准军舰的指挥塔、轮机舱、炮塔等要害部位猛烈射击,打得军舰上的官兵不知所措。在激烈的海战中,“土炮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被传为佳话。

  海战中,还出现一桩土炮艇智胜海军第三舰队旗舰的事迹。第四十军的护航火力船队的指挥船,因出了些故障掉了队,成了孤船。天亮后,发现一艘大型军舰跟踪驶来,情况十分危急。护航火力船队指挥员黄宇和船上的干部经紧急研究,决定使用迷惑与近战的手段对付它。他们用篷布把火炮盖起来,大多数人下舱隐藏,把“土炮艇”伪装成堆满货物的运输船,由船长铁军亲自掌舵朝军舰驶去。当指挥船抵近军舰右侧,进入它的主炮射击死角时,黄宇下达攻击命令。炮手们掀开篷布开炮射击,三十多发炮弹接连落在军舰上,这艘庞然大物拖着浓烟掉头南逃。事后才知道这艘军舰是海军第三舰队的旗舰“太平号”,其舰队司令王恩华在这次海战中负重伤。战后,第四十军授予指挥船“战斗英雄船”称号,并给全船指战员和船工各记大功一次。

  火力船队经过彻夜激战,共击沉军舰一艘,击伤两艘,创造了以木帆船打败军舰的奇迹。

  4 月 17 日凌晨,渡海作战兵团第一梯队突破了守军的海上封锁,到达临高角、海口以北的海面,突然遭军阻击,当船队距海岸边五六十米时,先头船上的勇士们纷纷跳入齐胸的海水,朝陆地冲去,在琼崖纵队第一、三总队和第四十、四十三军的先遣登陆部队的接应下,两路军分别在指定登陆点陆续登陆。

  第一梯队刚上岸,便迅速突破守军的滩头阵地,占领和巩固各个登陆场,并直扑军琼北沿岸的防守要点。第四十军登陆部队首先 击溃守军第六十四军一三一师两个团的阻击,连续攻克九个地堡群,抢占了守军防御核心阵地临高山岭,而后以一部兵力包围临高县城,主力继续向纵深推进。19日拂晓,第四十军一一八师在美合包围第六十四军一五六师师部及一个团。战斗至 12时,歼其大部。同日,第四十军一一九师奔袭加来第六十四军军部,占领了加来。与此同时,第四十三军一二八师两个团在玉包港、雷公岛地段登陆后,即以迅猛之动作,一举占领了才芳岭、桥头等防守要点,歼军第六十四军一千两百余人,遂即包围了花场港以南之文生、传才守军,与第一二七师先遣加强团会合。

  薛岳见情况紧急,连忙调第六十二军和暂编第十三师四个团由海口、定安出发,开赴福山,企图全力阻止登陆部队向纵深发展,保障海口市侧翼安全。18日晨,福山守军向北出动,对渡海登陆部队发动进攻,被琼崖纵队第三总队、第一二七师先遣加强团和第一二八师主力击溃。第一二八师三八三团渡海先锋营乘机占领了福山,歼守军第六十二军一五一师一部,击毙第六十二军参谋长温轰。至此,第一梯队在琼崖纵队和先遣偷渡部队积极协同配合下,控制了琼西北地区沿岸各要点,突破了薛岳吹嘘的“固若金汤”的“伯陵防线”,从而奠定了迅速解放海南岛的基础。